没跑脱的怎是“临时工” 城管打人

2015-02-02 来源:本文来自互联网作者:网络

按照常理,穿制服者目标更大,更不容易脱困

本次暴力事件的详情还有待公布,但不管是官方通报,还是媒体的采访都显示,事发时是由一些穿制服的城管(有编制的城管?)带着一些不穿制服的城管(官方所称的“临时工”)一起执法。

在他们执法过程中,一位路过的群众黄某拿出手机拍摄,引发城管围殴黄某。现场视频显示,黄某被打倒在地后,动弹不得,嘴角和地上有血。

被打倒在地的黄某,其拍照手机跌落在腿上被打倒在地的黄某,其拍照手机跌落在腿上

随后,围观群众逐渐开始围困打人城管。

然而本次事件中,穿制服的全跑脱了,被截下的是“临时工”

据目击者介绍,黄某被打倒在地昏迷之后,穿着制服的城管队员跑掉了,没穿制服的打人者则被群众围堵。现场视频也显示,一边是黄某躺在地上,另一边是群众围困住几位没穿制服城管乘坐的中巴车,此时现场已没有穿制服的城管。

在围观者的群情激愤中,现场形势恶化,围观者开始打砸车辆和车内的城管,造成车内五名城管受伤,两人伤情危重。

合理解释:临时工是打人主力,所以成了更大目标

从 现场视频和照片中看,躲在车中的城管犹如待宰羔羊般弱势,但据多名目击者介绍,不久前在车外时这些城管还霸道得很。有人看见“十几名城管围殴黄某,有穿制 服有不穿的”;有人看见“5个人围住黄某,其中2人穿着城管制服,另外3人穿便衣”;也有人看见“三名穿着便服的城管人员正在对一名男子进行拳打脚踢”。 总之,目击者的描述共同指向几位“便衣城管”是打人主力。

另据当地群众介绍,这些“便衣城 管”早就劣迹斑斑——“这些都是城管队外聘的临时工,都是外地人,平时就挺嚣张,老百姓早就看他们不爽了”,一位当地群众告诉记者;而当地一所学校的陈姓 老师也说,“苍南本地不少人对城管‘临时工’非常反感。当地计生、拆违等工作经常由雇来的‘外地人’执行”。

所谓“临时工”,本就是用来为野蛮执法遮羞

“动手都是临时工负责”

城管“临时工”成为打人主力,已经是普遍现象。去年发生的“抚顺城管当街打人”、“延安城管打人踩头”、“赣州城管酒后殴打市民”、“宜宾城管无故殴打女市民”……,都是“临时工”干的。陕西的一位辞职城管协管员张洪(化名)在去年接受记者采访时,一语道破天机——“动手都是临时工负责”。

张洪还称,“我们私下说自己是搬运工”。“搬运工”这个字眼有点熟悉,本次苍南事件发生后,苍南县城管局法制科何科长和苍南县灵溪镇镇长吴招鹏都指出,5名被围困殴打人员是协助“搬运”、“搬离”物品的。也有媒体采访后在报道中直接称“受伤城管为搬运工”。

但 所谓“搬运”显然是个修饰词,说白了就是“动手”。延安南山大队一名城管协管透露,“执法行动中执法队员指挥‘临时工’去堵商贩的车,自己却跟在后面,并 不介入”。北京市一名城管协管也描述了类似的执法过程:整治游商时城管对协管说“你们先上去,别动手。这回別让他们再跑了”,不让动手又不让跑,这咋整? 最后还是动手了。

据多地的城管介绍,目前城管执法已经形成了“有编制的城管负责指挥和开罚单、没编制的‘临时工’负责动手”的模式,“巡查基本上都是两三个正式城管带五六个协管员。正式城管属于带队领导,怎么可能让领导动手搬东西?”。

“野蛮执法权”层层转包,最后落在“临时工”手里

说 到城管部门为什么雇佣“临时工”,通常给出的理由是“经费紧张”、“人手紧张”之类。但是郑州市二七区一位城管人员透露,他们是与物业公司联合执法,这样 做“表面上看是为了解决执法人手紧张的问题,但另一方面,利用物业人员参与执法,一旦出了问题,相关职能部门也容易推脱责任。某种程度上说,后者才是这一 模式比较流行的重要原因。”

北京市一位城管队长也指出,北京对城管执法要求很严,“三个严 禁”、“四个不准”,城管不准强行暂扣物品,不准追赶行进中的车辆等;但城管必须开展工作。双重压力下,既要避免执法中与他人冲突,又要把该干的工作完 成。所以协管就派上用场了,“大家看到的协管抢小贩的车,收占道经营的摊位,这些都是城管指挥的。”

实际上正如我们在《带着“獠牙”的城管难获同情》中所指出的,中国的城市化进程与官员对城市面貌的要求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,使得长官意志的落实必须依靠野蛮执法。而野蛮执法这样的“脏活”,毕竟警察、工商等干起来不体面,于是有了城管。

现在看来,随着近年城管成为众矢之的,城管部门也需要遮羞了,于是“脏活”又经历了一次“转包”,由有编制的城管“转包”给了没编制的“临时工”。

各地都在大量招募城管“临时工”各地都在大量招募城管“临时工”

对“临时工”的选拔考核标准,也体现了这种“转包”意图

苍南多位当地群众都提到这些“临时工”是“外地人”。为何城管部门要雇佣外地人参与执法?恐怕就是看重外地人“动手”更方便。

在 选拔考核“临时工”时着眼“动手”能力,也是城管部门的普遍做法。据北京某区城管指挥中心的协管薛立介绍,他们是按身高定工资,而且有很多激励协管“往前 冲”的“道道”:有时队长会找个别队员谈话,“就是说谁谁谁,你最近不积极”,队长说的“不积极”,暗指他们遇事不往前冲,“不积极,就只能在队里窝着盯 监控,没有外勤补助了。”

正因为他们想遮羞,所以才见不得拍照者

“挡镜头的就是坏人”

专栏作家曾颖三岁的女儿经常看电视新闻,有一天她看电视新闻时蹦出一句话——“挡镜头的就是坏人!”。曾颖评价道:凡害怕报道,引起公众关注而采用各种方法阻止记者采访报道的,基本是输理的一方。

在今天这样的时代,拿起手机拍向执法过程的,就是公民记者。而那些见了镜头就恼羞成怒者,无疑是因为理亏,否则正如网友所言,“你文明执法还害怕老百姓拍照呀?”

其实苍南这些城管去抢夺路人手机、殴打拍照者这样的“挡镜头”已经是第二次。第一次“挡镜头”,就是用“临时工”顶包执法。

漫画城管“临时工”漫画城管“临时工”